<cite id="zxnvn"><span id="zxnvn"><menuitem id="zxnvn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zxnvn"></var>
<var id="zxnvn"></var>
<cite id="zxnvn"><video id="zxnvn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zxnvn"></var>
<cite id="zxnvn"></cite> <cite id="zxnvn"><span id="zxnvn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zxnvn"><video id="zxnvn"><thead id="zxnv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zxnvn"><video id="zxnvn"><thead id="zxnv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草根网

事业型人才,会基于理想和追求考虑问题

2019年05月24日 09:21陈功 A | A
    创始人陈功先生在创立安邦智库伊始就明确提出来,要打造一个“光荣的平台”。如今,安邦智库已走过26年峥嵘岁月,我们相信无论是外界还是每一个安邦(ANBOUND)人都会认可这个平台的光荣性!

    26年来,一直有人说“安邦智库就是中国的兰德”,这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当年的兰德也是在机场的机库里面成长起来的,几十年来总在历史的关键时刻起到关键作用!

    在我们看来,安邦智库之所以能成为一个“光荣平台”,一个关键原因在于它与外部研究机构的“人才观”很不一样,算不上是炼狱,但也极为不俗。要求很高,但收入却不高,尤其比起那些花别人钱的资本投资单位,那是更加天上地下。

    用陈功先生的话来讲,安邦智库是为社会发展服务的机构,平庸之辈在这里真的解决不了问题,会坏事的,因为承担不起那份社会责任!所以,在安邦智库工作的人,必须是那种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人,不是那种“一切奔着钱去”的人。

    就像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招聘词中写得那样,“如果你能接受微薄的收入,并且愿意全身心的投身于工作,那么中央情报局欢迎你!”

    大家都知道,美国的情报机构是政府机构,政府机构的收入都不高,大家看电影也有这方面的吐槽,联邦调查局的探员请人喝最便宜的酒,还解释说,“我的薪水只能请你喝这个酒了”。你到美国过边检的时候,看着边境检查人员很威风吧,实际他们都是低收入者,一年三万多美元的收入,跟美国清洁工的收入差不多,但他们的工作劲头,大家都可以看得到的。

    世界其实都是这个样子,想干事的人,不谈钱,事成了,钱自然有;谈钱的人,都是不想干事的人,因为钱永远没够,根本没心思去想如何干事。

    主 题 阅 读

    知人则哲,

    安邦智库的人才观

    说起安邦智库的“人才观”,陈功先生曾引用《魏书·肃宗纪》中的一句话:“知人则哲,振古所难?!?br />
    从古到今,了解人、认识人、用好人,这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    对于如何看待人的问题,陈功先生将“知人则哲”中的智慧转化为安邦智库自己的一套“哲学观”,并最终形成了安邦智库现有的“人才观”。

    安邦智库的三种人才

    1

    学习型——发现自己、定位自己

    学生以及由学生成长起来的普通人,这些人的基本特点是还没有定型,并不真的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,有很多人甚至连自己究竟喜欢什么也不知道。这类人才通常待在安邦智库的时间都不长久,是一个发现自己、定位自己的过程。到了安邦智库,才知道自己的斤两,才知道真正的研究人员是怎么干活的,然后也就可以看到自己是否适合真正干这行。几年下来,发现自己不适合,然后“拜拜”了,这没什么丢脸的,年轻人的生活过程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。最后发现不适合的人,远远多于适合的人。

    2

    工作型——普通的职业人生

    已经过了学生稚嫩的阶段,这些人的基本特点是已经比较成熟了,很踏实,知道应该工作,也知道工作的重要性;有了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一定的水平,能够独立承担某些工作,做成一件或是几件事情。唯一的问题是,他们的职业态度和专业精神是普通的,缺乏自信的,他们总是受到很多的干扰,他们向往的人生往往是一种普通的职业人生,就是那种早九晚五,总是在堵车大军中挤来挤去的人物,他们总是希望赚到的钱尽量多一些,心思也有些分散,不断被家长里短的事情干扰,很遗憾这就是标准中产阶级的人生??梢钥隙ǖ厮?,这不是错误的人生,大多数人都会因家庭或是各种各样的原因,选择普通人的生活,或者准确地说,选择大多数人的生活,他们有权利选择过这样的生活。事实上,能够抵抗生活折磨的人很少。

    3

    事业型——研究就是一种生活方式

    已经明白自己今后要干什么的人,他们总是充满兴趣、全力以赴的去研究问题。而这一切,大家都可以从他的生活方式上看得出来,所以我们一直说“研究就是一种生活方式”。这类人才与工作型的人才,工作上的区别主要不在能力,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职业精神大为不同。做过研究的人都知道,“做工作”与“做事业”,是两码事,干的是一样的工作,但在工作态度和工作成果上完全是两码事。做工作的人,就像学生完成“作业”,完成了就算了,最后考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了。但那些学习成绩真好的人,天才的学生,学霸,从来不是这样,他们不但善于“做作业”,而且还能深入进去,整明白“做作业”要达到的目的,学会理解,提升自己的理解力。这样他们在考试中,才能出类拔萃,灵活面对各种考题,而不是只会作业中的题目。

    作为一家研究机构,作为一家独立智库,安邦智库认为,这三大类型大概可以覆盖90%以上的群体,具有代表性,符合现实情况。

    在这三种类型的人才里面,学习型人才最多,是金字塔的底部,构成了基??;工作型人才在发展中国家,在不成熟的、非专业化的社会里,是最常见的人才群体,他们是安邦智库的核心力量但肯定不是中坚力量;事业型人才是大众当中的异类,但却是安邦智库的中坚力量!什么是中坚力量?中坚力量就是他在事业在,他走事业崩溃,这是真正的支柱。

    安邦智库的人才理念

    2

    在安邦智这个“光荣的平台”之上,无论您属于以上三种人才中的哪种,您都有机会来这里试试自己的身手。

    对学习型人才的态度,安邦智库始终保持热烈欢迎的态度,开放是我们的宗旨。

    学习型的人,在安邦智库经过几年学习,积累一些知识资本,最重要的做到了发现自己,发现自己的潜能力,这样就可以去找一个收入更高的工作,这难道不是“光荣平台”的另外一种价值吗?

    就团队整体而言,我们承认学习型人才的努力和重要性,很多事情、计划和项目,没有这个群体的支持是不可想象的。我们为此支付给他们合理的薪酬,也理解他们在经过几年的磨练之后转而投身于新的人生选择。我们希望他们在今后的发展道路上更加顺利,能够运用在安邦智库获得的知识积累和品牌关系。

    对学习型人才的要求,唯一的要求是踏实,踏实的精神,则又像个显微镜一样,筛选出天才和平庸之辈的分别。

    学习型人才的工作主要是参与,通过参与,学会精益求精地做好一件或是几件事情。

    安邦智库的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,很多人说是一种压迫,但相比那些自由散漫的研究机构而言,专业的机构总会有压迫感,正是由于这种压迫感的存在,才塑造了你,让你变得与众不同,别人才会一听你来自安邦智库,工资上就给你往上调一格。因为他们都知道也承认你的阅历,你就有了“踏实做事”的标签。

    这也意味着,学习型人才在安邦智库必须要能自我催熟,做成点事情,做成一件事情或是几件事情,如果一件也没法做成,那你可能纯粹还是个学生,也许永远都是学生,那恐怕你也就很难通过试用期的考核了。

    对工作型人才的态度,在安邦智库有大放光彩的机会和空间。

    安邦智库认为,任何一个研究项目,实际思想精华的部分,开创性尝试和突破的部分,恐怕只有几页纸的分量,在一个项目利润中的常见占比大约是20%至30%左右,放在一个100万的项目上来看,如果仅仅提供核心思想,客户只愿意出20万到30万的水平。

    更多的还是资料的份量,需要整理,需要安装到相对固定的结构当中形成报告,也就是客户愿意出100万做的项目中,有70万至80万大约是资料方面的含金量。而这些工作就需要工作型人才花大量的时间去完成。

    工作型人才多搞一点资料性的工作,既有利于收入积累,又完成了知识积累。

    当然,人没有心脏是活不了的,如果没有那个思想精华部分,骨架与核心,那资料性的工作再多,堆积在那里什么用都没有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图表曲线很漂亮的玩意儿,规划图等,被客户扔进垃圾堆的原因。

    对工作型人才的要求,更多的是从事一种模式化的、套路化的、报告型的工作,这种工作有相对固定的模式和套路,不断循环。

    对于由学习型人才成长起来的工作型人才,一般是学习和参与主动性极高的人才,想要在安邦智库这个平台上脱颖而出,最终是要靠自己,成长为工作型人才,成长为成熟的学者。

    从外部引进的工作型人才,大都目标已经明确,追求的是在学术、研究方面取得一定的成绩,同时也适度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。他们只要经过一个“再定型”的过程,就可以独立主持工作。

    对事业型人才的态度,安邦智库最为欢迎,这类人才在我们这里可以说前途无限!

    事业型人才,都是那种有一定年纪和阅历,相对成熟的人。他们对自己的人生道路已经有所了解,希望自己的人生道路放在研究领域,懂得研究是一种生活方式,而不仅仅是一个工作。他们不会在意忙到夜里两三点钟,他们乐在其中。他们就像玩游戏的人一样,沉迷在其中,只有在他们自己的“游戏世界”里面,他们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。他们不仅仅是能独立支撑一、两件事情,而且能够做的更深、更广。他们不仅仅是在现有人员横向比较上的出类拔萃,而且是研究业务和研究水平比较上的中坚力量,而最为重要的是,他们的生活方式是研究人员的生活方式。

    对事业型人才的要求,完全是基于理想和追求而来的。

    现在的外部市场,也有不少这样的人,他们有想法,有目标,有追求,有团队,缺的是市场,缺的是路径,缺的是机会,缺的是系统支持,他们希望共享安邦智库这个“光荣的平台”,他们纳的是投名状,奔的是同一个方向。

    法律界有合伙人的体制,安邦智库也早已经有这样的体制,他们来安邦智库是做加法的,在现有基础上的平台扩容。

    延 伸 阅 读

    这家自称“政策工程师”的机构,

    是如何做前瞻性研究的?

    安邦智库研究团队赴某地调研

    政策工程师是什么?

    陈功内部讲话

    我这几天在思考未来形势,尤其重要的是安邦智库的定位,想出来了一个词,叫做——“政策工程师”。政策工程师,这是什么意思呢?我总结安邦智库几十年的道路,其实就是坚持公共政策研究的一个根本,什么事情,什么政策,都要有一个客观分析,讲老实话的人,这样决策当局才能心中有数。安邦智库是不参与政治的,安邦智库没有这个本钱,没有这个资源,所以也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。几十年来,我们从来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作和态度,今后还是这个方向。那么安邦智库在做什么,能做的事情,就是超级客观的分析,什么事情都讲老实话,这就是安邦智库。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,因为凡是局中人,都有自身利益在里面,态度和做事的出发点,就与安邦智库截然不同,理解上就不同。所以,安邦智库做事,搞公共政策研究,就像“工程师”一样,我设计一栋楼房,干什么用我不管,怎么用也不管,谁来用我也管不着,但这栋楼房的好坏,怎么干才能建起来,这个我们最清楚。这就是我所说的“政策工程师”。

    》 我们不是甲方、不搞政治、不研究政治理论,坚持于事实和可能性中寻求真理、设计建言和方案。

    》 我们是受过系统训练的专业人士,依靠对政策的专业研究影响决策当局。

    》 我们对政策进行超级客观的分析,讲老实话,实事求是。

    》 我们不参与政治,不介入决策层的政策使用,主要考虑公共社会的系统利益。

    》 政策研究是门科学,政策工程师是具备科学思维和素养的社会科学家。

    》 我们通过对公共政策的研究满足政府和社会的功能性需求,进而达到改善社会公共系统运作的效果。

    》 我们追求极致,数十年如一日专注于一个领域,精雕细刻,做好、做强、做大。

    政策工程师就是人格化的安邦智库(ANBOUND)。

    认识安邦智库

    ABOUT US

    我们是谁?

    安邦智库(ANBOUND)创建于1993年,是源自于中国本土的跨国智库机构,26年坚持基于信息分析的战略问题研究和政策分析,在宏观经济金融、产业和城市等领域享有知名度,为中央及地方政府、世界500强中三分之一以上的企业、中国大陆三分之二以上的金融机构等全球6000多家客户提供战略咨询服务。

    今日中国的诸多改革成就,不少都曾始于ANBOUND的建言。

    》 早于上世纪末,我们就提出了中国的“土地经济”将走向崩溃;

    》我们曾提出“理想城市模型”和城市化率社会风险警戒线;

    》我们是西部大开发以及“新丝绸之路”的最早研究者,2008年我们将这些研究系统化,并在此后逐渐演化为众所周知的官方政策;

    》我们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提出者,认为中国的“和平崛起”必须有新时期的国际战略思想体系和实践方向,并一直为此努力;

    》我们在世界上首次解构了资本过剩的原理,创设了著名的“?;恰蹦P?,这些体现在《颠覆世界的城市化》一书中;

    》我们二十年前提出的国企改革构想,最近正在推动“国资监管由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转变,由管实物形态的国有资产向价值形态的国有资本转变。(新华社2017/6/29报道);

    》我们多年前推出的《分析的艺术》以及《信息分析的核心》等学科著作,被公认为中国的信息分析学科奠定了扎实的实证理论基础。

    首席研究员

    CHIEF RESEARCHER

    陈功先生是安邦智库(ANBOUND)的创始合伙人,1993年创设安邦智库(ANBOUND),2017年退休后,担任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。作为中国知名的智库学者,曾被到访的美国国务院首席经济学家罗德尼·卢德马(Rodney D. Ludema)誉为“中国最受尊重的战略思想家”。

    安邦智库创始人,董事长,首席研究员——陈功

    陈功寄语

    简报里面的内容可能就几百个字,长一点的分析专栏可能也就一两千字。但是背后的工作量却是非常巨大的,会带给研究人员非常大的压力。我想研究团队的年轻人更深有体会,他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去盯着这些信息,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,我想这个毫不夸张。因为他的工作压力很大,在几百字一两千字后边,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是一大堆人付出巨大的努力,才能够形成这样的成果。所以简报的含金量非常高,我们的工作是毫不打折扣的。
最新评论
8
登录
    
新分分彩票怎么刷流水_新分分彩票怎么杀对子-新分分彩票怎么弄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|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| IU为雪莉写的歌| 巴黎烟云| 饮食男女| 42岁何琳罕见晒照| hold| 伊能静回怼网友| 千图网| 疯狂的赛车|